皇陵文化百科

广告

东京陵的陵主们是谁?

2012-03-07 18:54:09 本文行家:王德恒

舒尔哈齐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同母弟,塔克世的第三子。生于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卒于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他在统一女真各部的过程中,与努尔哈赤并肩作战,是清王朝的创建者之一。后来,在对待明朝的态度上,与努尔哈赤发生严重分歧。以至分道扬镳未果,最后被努尔哈赤囚杀。舒尔哈齐的祖父觉昌安是建州左卫都指挥、父亲塔克世是建州左卫指挥。舒尔哈齐的生母是王杲的长女,名字叫额穆齐。她生三子—女,舒尔哈

 舒尔哈齐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同母弟,塔克世的第三子。生于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卒于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他在统一女真各部的过程中,与努尔哈赤并肩作战,是清王朝的创建者之一。后来,在对待明朝的态度上,与努尔哈赤发生严重分歧。以至分道扬镳未果,最后被努尔哈赤囚杀。

    舒尔哈齐的祖父觉昌安是建州左卫都指挥、父亲塔克世是建州左卫指挥。舒尔哈齐的生母是王杲的长女,名字叫额穆齐。她生三子—女,舒尔哈齐行二。在舒尔哈齐刚五岁的时候,生母额穆齐不幸去世,家世由心地刻薄,狠心的异母纳喇氏主持,舒尔哈齐弟兄三人倍受虐待。由于丝毫得不到家庭的温暖,舒尔哈齐十岁那年,就与十五岁的哥哥努尔哈亦离开了家,寄居在外祖父王杲的家里。



 

图片 1图片 1


 

    当总兵李成梁等人率领官兵攻破工皋寨的时候,努尔哈赤、舒尔哈齐兄弟二人正在王杲家双双被俘。由于努尔哈赤聪明机警,李成梁赦他兄弟二人不死,收在帐下,充作幼丁。传说,努尔哈赤、舒尔哈齐在隶李成梁麾下时候,每有征战,勇敢冲杀,捷追先登,屡屡荣立战功,颇受李成梁的赏识。

    大约在万历五年(1577)前后,即舒尔哈齐十三四岁时,他们兄弟二人离开了李成梁的标下回到建州左卫。

    万历十一年(1583)正月,王杲之子阿台为报父仇,从静远入犯,李成梁率兵大败阿台。二月,李成梁又率兵围古勒寨。当时,舒尔哈齐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也在古勒寨。寨破,阿台被杀,努尔哈赤的父、祖在混乱中也被明军误杀。

    当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惊闻父、祖蒙难的噩耗后,捶胸顿足,悲痛欲绝。他们立刻前去责问明朝边吏:“我父祖何故被害?你们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明朝派人谢过说:“不是有意加害你父、祖,实是误杀。”又好言相劝,还祖父遗体,并给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

    五月,努尔哈赤、舒尔哈齐向明朝边吏索要唆使明兵杀父祖的仇人尼堪外兰(他是苏克素浒河部图伦城主,后被明朝扶持作“建州主”。),明朝边吏婉辞拒绝。努尔哈赤便椎牛祭天,以父、祖十三副遗甲,含恨起兵,攻克图伦城(今辽宁新宾县汤图)。不久。又智取萨尔浒城(辽宁抚顺东浑河南岸萨尔浒山下)。努尔哈赤的兵威大震。从此,开始了历时几十年的统一女真各部、建立后金政权的艰苦卓绝的斗争。

    在努尔哈赤起兵后,舒尔哈齐积极参加了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攻取哲陈部,并长白山部、鸭绿江部,所战皆有功。因此,闻名于诸部。又加上“得众心”,欢声望高居于诸弟、子侄之上。在建州女真中,舒尔哈齐的地位和军事实力,仪次于其兄努尔哈赤。

    舒尔合齐的显贵地位,在朝鲜使臣申忠一所绘的建州首领住家图,即《木栅内奴酋家图》《外城内小酋家图:中可以看出。他说:舒尔哈齐“体胖壮大,面白而方,不穿银环,服色与其兄一样。”在朝鲜使臣的眼里,舒尔哈齐是与努尔哈赤地位相等的“都督”。

    明万历二十三年十一月,朝鲜通事何世国随从明使进入努尔哈赤辖区:  i—习报告说,先至努尔哈赤家会见:再到舒尔哈齐处“一样行礼”、至于兵力,“则老乙可赤(即努尔哈赤)麾下万余名,小乙可赤;即舒尔哈齐)麾下五千余名。”努尔哈赤“有将一百五十余名,”舒尔哈齐“有将四十余名。”

    在明朝官书中,往往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并称。《明实录》中对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之朝贾,并称为都督。

    如:万历二十五年五月甲辰,“建州等卫都督、部指挥奴儿哈赤等进贡。”

    万历二十五年七月,“建州等卫都督都指挥速儿哈赤等赴京朝贡。”

    在统—女真各部的战争中,为了离析海西女真四部和取得貂,参之利,舒尔哈齐积极配合努尔哈赤的联姻策略,与海西四部中较强大的乌拉部联姻结盟。

    万历二十四年(96),乌拉贝勒布占泰送其妹妹与舒尔哈齐为妻,以结姻好。万历二十六年(1598)十二月,舒尔哈齐把女儿送与乌拉贝勒布占泰为妻。万历二十九年,努尔哈赤又娶乌拉贝勒布占泰之侄女乌拉纳喇氏阿巴亥为妻。万历三十一年,又以舒尔哈齐女儿与乌拉贝勒布占泰为妻。

    在对待明朝的态度上,舒尔哈齐与努尔哈赤的态度截然不同。舒尔哈齐“向来中国(明朝)宣渝,无不听命。”他在万历二十三年曾首次进京朝贡,受到明廷的宴赏)之后,他又三次进京朝贡,都受到明朝廷的接待和赏赐,是按都督的礼遇接待的。舒尔哈齐看到明朝皇帝至高无上的尊严,皇廷的显赫威势,在他的头脑里打下深深的烙印。他对明朝愈加尊崇,愈加靠拢。后来,舒尔哈齐把自己的女儿与李成梁的儿子为婚,从此,更加深了与明朝廷

的联系。

    万历三十三年(1605)二月,舒尔哈齐的妻子病故,李成梁和守备佟某立即筹办祭礼,动用“夷税银两,置办桌席二十张,并臼羊牛只等物,”派人前去吊祭,以示明延对舒尔哈齐的关怀与倚重。

    努尔哈赤对待明朝的态度,则是表面顺从,实则心怀二意,意欲与之对抗乃至“白成为同”。而舒尔哈齐则倾心归附,并想依靠明朝,摆脱其兄的辖制。在政治倾向上二的明显分歧,加速—了他们之间的分裂。具体表现在对待兼并海西女真的态度上。明朝坚决反对努尔哈赤兼并海西各部,其意是防止建州女真势力的不断扩大,怕引起后患。努尔哈赤则要坚决吃掉海西四部,进而统一女真各部。对此,明廷当然坚决反对。处在两方之㈨的舒尔哈齐,基本倾向明朝。因此:在万历二十七午建州女真征讨哈达部时,他不战而退,引起努尔哈赤的震怒。万上于十五年,在舒尔哈齐奉命前去按取乌拉控制的蜚优城部众时,犹豫不肯前去。出兵的路卜,他借口军旗闪光不是吉兆,想班师回转。褚英、代善不同意。在收取环城屯寨五百户回来的路上,遭到万名乌拉兵的阻截,杨古利飞代善等人率军与乌拉接战,舒尔哈齐率五百人停在山下,将领常书、侍卫纳奇布另率一百人跟随舒尔哈齐。这次战役,舒尔哈齐一直没有参加,静静旁观,态度很期肖极。最终,乌拉兵死伤累累,建州兵胜利凯旋。明朝对其兼并海西女真持反对态度,这是影响舒尔哈齐临阵不前的主要原因。舒尔哈齐对明朝廷的忠诚与依靠的态度,引起努尔哈赤的不满,同时,也加深了他们兄弟二人之间的矛盾。

    随着建州统—事业的发展,努尔哈赤的部众越来越多,领地不断扩大,其野心和贪欲也随之提高。为了独掌大权,在政治上,他势必要打击与他政治地位相同(都是明朝都督佥事)的舒尔哈齐,使舒尔哈齐下降为臣僚地位;在经济上,必然要限制其财产的膨胀,在军事上,也必然要压缩其实力。削弱舒尔哈齐的权力、财力、兵力,进而吞食之,是其发展的必然趋势。在历史—,因权位之争,弟兄反目为仇,父子相互残杀的事件屡见不鲜。因此,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之间的矛盾斗争也就不足为奇了。

    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在政治倾向卜的分歧,即对明朝态度的大相径庭,是他们走向分裂的—个重要原因。也是努尔哈赤藉以削弱舒尔哈齐的实力的—个口实。

    在收取蜚优城部众后,努尔哈赤采取了第—个步骤一——准备杀其弟的心腹部将。努尔哈赤昌‘先对这次战役中的有功战将,均赐以名—号,对舒尔哈齐址也赐以达尔议巴图鲁(蒙古语,即荣誉的勇士)名号,但同时,却毫不留情地把舒尔哈齐的心腹大将常书、侍卫纳齐布定以死罪。理由是{电们没有按努尔哈赤的吩咐,“紧跟被委派给的贝勒,而是率兵一百人与叔贝勒在一起停留,没有参加进攻山—上的敌兵。”舒尔哈齐恳求说;“如杀死这两个大臣,

我自己也死了吧。”努尔哈赤这才饶恕了他们:罚大臣常书一百两银子,没收纳齐布所管辖的人马。

    努尔哈赤杀其心腹部将没成,又采取第二个步骤:收夺兵权。舒尔哈齐对努尔哈赤的专横非常不满,加之各自的观点分歧,因此,在讨论国家大政时,没有心平气和地说一次好话。他的常口出怨言,流露出对其兄的怨恨。努尔哈赤听到后,责备舒尔哈齐说;“你倚依为生之道的国人飞僚友,并不是我们父亲专主的阔人、僚友,是兄我给的国人和僚友”时隔不久,努尔哈赤收回了舒尔哈齐手中的兵权,不再让他领兵了。舒尔哈齐满腔忧愤,对他的儿子说:“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这年的年底(明万历三十六年十二月甲戌),舒尔哈齐前去明廷朝贡。回来后,他与长子阿尔通阿、三子札萨克图谋划,想离开原来住地,移居黑扯木(今辽宁清源县西南黑石木)。他派人先到那里伐木造屋。当努尔哈赤闻听舒尔哈齐“擅自移居”后,大为震怒,遂以此为借口,于万历三十七年三月十三日,断然采取第三个步骤——收其全部家产,杀死舒尔哈齐的两个儿子,烧死其心腹部将,只剩其孤零一身。

    身陷绝境的舒尔哈齐,只得向努尔哈赤悔过说:“兄养育恩深,还妄想去别的地方住,我确实是错了”。努尔哈赤因此又把收回的全部国人僚友重新还给了舒尔哈齐。但始终没有再给他兵权。万历三十七年九月,舒尔哈齐参加了讨伐叶赫部的战争,并在这次战役中中箭负伤。

    但是,努尔哈赤并没有对手无军权的舒尔哈齐完全放心,而是对他猜疑日深,恐留后患。因此,他又采取了第四个根绝后患的步骤——囚杀。万历三十八年,努尔哈赤欺骗舒尔哈齐说:近日建成了—座雄壮的房屋,让他来参加落成典礼的酒宴。当舒尔哈齐到达后,被诱进一间寝室,用铁锁链锁起来,门窗都用铁棍钉死,仅通二穴,一穴去饮食,一穴出便溺。

    舒尔哈齐住在这样阴森的牢房里,心情抑郁。想到自己连遭的一连串打击:兵权被夺,家产被全部没收,两于被杀,心腹部将被活活烧死,自己又身陷囹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出头。他抑郁成疾,在第二十二年,即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八月十九日病故。终年四十八岁。

    舒尔哈齐死后,明朝对这位忠实的追随者举行了隆重的吊祭,以示追念。

    顺治十年(公元1653)五月,清廷追封他的谥号为庄亲王。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