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陵文化百科

广告

仁宗朱高炽的献陵和宣宗朱瞻基的景陵

2011-11-23 19:32:00 本文行家:王德恒

仁宗朱高炽的献陵和宣宗朱瞻基的景陵紧靠长陵,一左—右,形似拱卫。长陵为首,献陵是第二陵,景陵是第三陵。献陵和景陵在明十三陵中,建筑规模最小,其装修用料等,也是最为简朴的。十三陵大多数的陵都是在位的皇帝生前为自己营建的,明仁宗由于在位只一年就死了,未来得及为自己营陵,他的陵是在他死后由他儿子朱瞻基给修建的,陵址则是他自己看中的。图片5明献陵在修建献陵时,朱瞻基对全部陵区都进行了统一规划。献陵建在天寿

仁宗朱高炽的献陵和宣宗朱瞻基的景陵紧靠长陵,一左—右,形似拱卫。长陵为首,献陵是第二陵,景陵是第三陵。献陵和景陵在明十三陵中,建筑规模最小,其装修用料等,也是最为简朴的。

十三陵大多数的陵都是在位的皇帝生前为自己营建的,明仁宗由于在位只一年就死了,未来得及为自己营陵,他的陵是在他死后由他儿子朱瞻基给修建的,陵址则是他自己看中的。


图片 5图片 5


                                                                           明献陵


在修建献陵时,朱瞻基对全部陵区都进行了统一规划。献陵建在天寿山西峰下,建筑布局仿长陵。奇特的是在大殿与内红门之间还隔着一个小山包。原来是朱瞻基在建陵时不敢动“龙脉”而留下的,因它形似几案,皇家称它为御案山。民间传说仁宗当太子的时候,夜里曾误入姑姑的寝宫,发生了不清不白的乱伦行为。仁宗死后埋在此山梁后头,留着这小山包是为了给他遮羞的,因此,当地百姓就称这座山为“遮羞山”。

当然这是传说。献陵的御案山可是当时风水先生极为称赞的好风水。

从长陵沿公路西行一里就是献陵。在公路边一片浓郁的古松下,一条30多米长的御路通向青白石基座的棱恩门遗址,脚下是残破的黄琉璃瓦和柱础石,御路石雕的纹路还清晰可见。这就是献陵。继续北行是一个大坑,且已辟为果园,无路可走。重上公路北行才见石桥、琉璃花门及明楼。原来,献陵的棱恩殿与明楼、宝城分成两进院落,中隔一座小山,叫御案山。

献陵坐落在天寿山西峰之下,依傍在长陵右侧。两丈高的陵墙将宝城、明楼等围成一进院落,从宝顶沿中轴线向南依次是方城明楼、石五供、棂星门等。再向前就是从长陵中峰前延伸过来的一座阜丘,因恰在皇陵前方,形如几案,所以被命名为御案山。绕过这座小山,就是包括棱恩殿、棱恩门在内的另一进院落,再向南就是神道上的石桥和碑亭了。这种由一座小山隔成两进院落的陵寝格局在十三陵绝无仅有(庆陵也是两进院落,但中间没有小山)。应该说,这是当年风水术士们煞费苦心的“杰作”。

魏晋风水大师郭璞在《葬书》上说:“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他总结葬地“藏风聚气”的三要素是风、水、气。到了明清时,风水理论进一步完善,并广泛用于皇陵“勘舆”和民间选“阴宅”活动。一般来说,风水理论包括形势、理气和宅法三个方面。其中的形势说,又可归纳为四个字———风、砂、穴、水。

献陵这块地方之所以为风水术士推崇,除了它的“来龙去脉”清楚,穴情祥瑞(五色土)外,砂情好是其特色。献陵砂情好,好就好在这座御案山。勘舆学讲究前有朝案(朱雀),后有靠山(玄武),左有龙砂(青龙),右有虎砂(白虎),而且“龙喜出身长远”,“虎卧静若处子”,龙、虎砂呈非对称均衡图式。献陵的龙砂就是这座御案山,它从左侧迂回而来,恰似龙爪着地,龙身躬曲,将献陵揽于怀中。由于砂情好,不但明堂严谨,还形成了穴前的水势迂回,“水城”起到了护气、养气的作用。抛开风水中这些故弄玄虚的术语,就人文与自然的环境标准衡量,献陵的景致也值得人们细细品味。据《光绪昌平州志》载,光绪年间献陵全部设施完好,“殿五间,单檐,柱皆朱漆”、“碑亭一座,重檐四出陛。”但是,如今的献陵除宝城、明楼、琉璃院门等得到妥善保护外,其余景致已被破坏得无法品味。山前的棱恩殿早被日本人拆去盖了炮楼,而象征“龙砂”的御案山也被后人挖空了一大半。陵区公路拦腰割断了神路。

仁宗朱高炽做皇帝时勤政而且体恤臣下,轻徭减负与民休息。《明史》记载他的施政方略是“国以民为本,民安则国安”,“官得其人,政无不举”,“救民之穷,当于救焚溺,不可迟疑”。开了“仁宣之治”之先河。洪熙元年五月十二日病逝。临终时,他说:“朕临御日浅,恩泽未浃于民,不忍重劳,山陵制度务从俭约。”

  朱瞻基为他修陵确实遵从了简约的遗训,亲定献陵规制,仅用了三个月时间便把献陵建完了,紧接着就奉安仁宗梓宫入葬。史书记载“献陵最朴”,但献陵是继长陵后的第二座皇陵,占了最好的一块“万年吉地”,只可惜如今风水不再。如有可能,应该恢复御案山和它前面的楞恩殿,还世界文化遗产以完整。

   

图片 2图片 2

                                                                           明景陵

宣德皇帝朱瞻基的陵墓称为景陵。献陵建成后不久,他便开始为自己营建陵墓了。

    宣宗既然定了献陵的规制,他自己就不能超过其父的规格了。由于明陵都遭到过或轻或重的破坏,现在已看不出当年的规模,但当时的人留下记载,如顾炎武在《昌平山水记》上说十三陵:“献陵最朴,景陵次之。”《旧都文物略》记:“故献陵规模,于诸陵中最为狭小。……宝城小冢,旁曰献陵。”而景陵也是:“天寿七陵,惟景陵规制独小。”现在还可以从二陵的明楼、宝城和殿基遗址上看出二陵确比其它陵墓简陋些。

    尽管如此,修这两陵时还是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献陵留有营建时使用人力的状况:先有1万人协助营造,接着又从南京调来工匠118万人助役,后又加运粮军5万人协助。可工部仍说人力不够,又从山东、河南、山西及凤阳、大名府等处调来民佚5万人。这里面有班军、工匠、民佚还不算,就连下西洋的海军也调来修陵了。这还仅是陵园内直接干活的人。如果连同外地采石、伐木、烧砖、运瓦的人算在内,数字更加惊人。这还是最小的一座陵,试想,其它陵该如何!

    更为浪费的是,宣宗对十三陵的整体进行了建筑,正是这次建筑,奠定了十三陵的基本规模。

    这次建筑,有几大项,一是立起了“大明长陵神功圣德碑”。此碑龙首龟趺,高十余米,重逾万斤,上镌由明仁宗朱高炽于洪熙元年(1425)撰写的3000多字碑文。安放此碑的碑亭为重檐四出式,十分高大,当地人称为大碑楼。在碑亭四角旁的地面上,有白石华表四座,上雕云龙,和天安门前的华表一样大小。二是安放了著名的十三陵石像生,其中有12个石人,即4勋臣、4文臣、4武将;还有24个石兽、即4马、4麒麟、4象、4骆驼、4獬豸、4狮子。由此,形成了长陵的“神道”,就像人的主动脉一样。后来建立的陵墓,都不专设神道,只与这条神道相通。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