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陵文化百科

广告

亡国之君朱熹宗葬在了哪里?

2011-12-17 16:02:12 本文行家:王德恒

熹宗朱由校临死前,传旨诏来他的五弟信王朱由检,让他来继承帝位。嘱托朱由检,“善事中宫”,“委用忠贤”。并且“有旨谕户、兵二部:奉圣夫人客氏子侯国兴封伯爵”。由此可见,朱由校笃信客氏和魏忠贤是致死不改。明思宗,朱由检,年号崇祯,明代第十六位皇帝,光宗朱常洛之子,熹宗朱由校之弟。崇祯皇帝,幼年被封为信王,熹宗皇帝驾崩之后,由于没有子嗣,按照古代兄终弟及的说法,信王坐上了本不属于自己的皇帝宝座。皇帝的位

熹宗朱由校临死前,传旨诏来他的五弟信王朱由检,让他来继承帝位。嘱托朱由检,“善事中宫”,“委用忠贤”。并且“有旨谕户、兵二部:奉圣夫人客氏子侯国兴封伯爵”。由此可见,朱由校笃信客氏和魏忠贤是致死不改。

    明思宗,朱由检,年号崇祯,明代第十六位皇帝,光宗朱常洛之子,熹宗朱由校之弟。

崇祯皇帝,幼年被封为信王,熹宗皇帝驾崩之后,由于没有子嗣,按照古代兄终弟及的说法,信王坐上了本不属于自己的皇帝宝座。皇帝的位子本来是人人向往的,但是此时的大明江山已是千疮百孔,病入膏肓,虽有明君能臣在世亦难扭转其颓势了。何况朱由检自幼生长在深宫,既不了解官场的勾心斗角,派系之争;更不了解战场排兵布阵,杀伐攻略。但是毫无经验的朱由检,硬是凭着自己中兴的决心,将大明江山延续了17年之久,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图片 1图片 1


历史上对崇祯皇帝的评价褒贬不一。

熹宗驾崩之际,正是客魏集团活动最猖獗的时期,客氏、魏忠贤互为表里,祸乱后宫,把持朝政,不仅害死了熹宗皇帝,也将大明王朝推向了毁灭的深渊。

信王朱由检对此自然了然于心。因此,在宣布信王即位之后,朱由检由信王府搬入大内,竟不敢食用为他准备的膳食,硬是凭借自己从家里偷偷带来的干粮度过了最危险的几天,宫中的险恶可见一斑。

崇祯皇帝即位之初,虽然深恶魏忠贤的专权,但是毕竟自己羽翼未丰,不敢轻举妄动,于是韬光隐晦,等待时机。正值巅峰的魏忠贤并没有把这个孩子放在眼里,认为不过是和他哥哥熹宗一样的年轻后生,不会有多大的作为,于是更加猖獗,甚至要求各地为他建立生祠,罪恶已经昭然于世。朝内朝外怨声载道,崇祯皇帝抓准时机,先以迅雷之势除掉了魏忠贤倚为左右手的崔呈秀,然后对魏忠贤的爪牙痛下杀手,使魏忠贤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然后一纸诏书,贬魏忠贤前往凤阳看守祖陵,接着又命锦衣卫逮魏回京。魏忠贤闻旨后,于阜城自缢。对客氏,朱由校先是抄了她的家,令其到浣衣局(浆洗房)当洗衣婆.后又派人将客氏笞死。

崇祯皇帝谈笑间铲除了魏忠贤集团,曾一度使大明江山的中兴成为了可能,但是随后的一系列错误使得他最终没有实现中兴的梦想。

当时明朝最大的敌人还是东北的后金,即后来的满清政权,此时清太祖努尔哈赤已经去世,太宗皇太极在位。双方多次爆发战争,而战争的结果多是以明军的溃败告终,诺大的一个朝堂上竟找不出一个象样的元帅,崇祯皇帝对此当然不能甘心,于是他想到了袁崇焕,这个被百姓称为“袁长城”的人物。当初在宁远城用大炮打伤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就是这个袁崇焕。由于阉党的迫害,他被迫离职,这次被崇祯皇帝重新起用,自然踌躇满志,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恢复大明的江山。一经上任,他就把东北的防务布置的井井有条,使后金不敢窥视宁锦一线。

但袁崇焕的敌人毕竟是蒸蒸日上的后金政权,是多谋善断的皇太极,更重要的,袁崇焕的主子是崇祯皇帝,心急、多疑是崇祯的致命弱点,这就决定了袁崇焕不可能有充分的时间去施展他的抱负,更可悲的是皇太极的一个小小的反间计,就毫不费力地致他于死地了。

皇太极绕过山海关,从京畿的北面越过长城,威胁北京,袁崇焕率部回京勤王,正当袁崇焕部开到北京城下的时候,清军突然鬼使神差的出现了,给崇祯造成了假像,是袁崇焕部引清军来攻城的。

因此,城上的守军坚决不准城外的部队进城,千里奔袭而来的袁军此刻已是筋疲力尽,即不能进城休整,又要面对强大的八旗军队,但是袁军还是成功的打退了清军的进攻。是夜,皇太极派手下心腹将领在明军俘虏面前大肆宣扬如何与袁崇焕约定献城投降,然后故意放俘虏逃跑。

俘虏怎知是反间计,回城后一五一十地向崇祯皇帝作了汇报。本就多疑的崇祯将几见事联系到一起,便认定袁崇焕必是汉奸无疑,于是将袁崇焕诳进城内,打入大牢,并于数月后凌迟处死。更加可悲的是,当袁崇焕被凌迟的时候,一些受蒙蔽的北京老百姓,也几乎人人跟着痛恨袁崇焕,竟然争着要吃袁崇焕身上的一片肉。袁崇焕死后,从此,明朝失去了唯一的东北屏障,八旗军队得以驰骋东北大地如入无人之境,几次攻入长城,也是势不可当。

明朝末年,出现了三日并举的局面,一个,北京以崇祯帝为首的明政权,第二,沈阳以皇太极为首的清政权(天聪十年,皇太极改国号为清,改元崇德),第三,西北以李自成为首的大顺政权。

说到李自成,农民军起家,本在舅父老闯王高迎祥手下为将,舅父被俘就义之后,被公推为新闯王。明朝对农民军战绩要远远好于对清军的战绩,明军的将帅如洪成畴、陈奇瑜、孙传庭、卢象升、熊文灿都有对农民军的辉煌胜利。

陈奇瑜曾将农民军逼入车厢峡,险些让李自成、张献忠困死其中;孙传庭潼关大败农民军,并活捉了老闯王高迎祥;熊文灿追得农民军走投无路,纷纷投降,张献忠、罗汝才(曹操)亦在其中;卢象升滁州大捷,农民军尸横遍野。更有大将左良玉、贺人龙、曹文诏、曹变蛟、高杰冲突左右,本来扑灭农民军的星星之火不是没有可能,但就是崇祯皇帝的性急,在关键时刻帮助了农民军。明军将帅稍有败绩,非死即贬,明朝的栋梁之才损失殆尽,陈奇瑜被贬,熊文灿被斩,孙传庭入狱,一个个将星的陨落,注定了明朝的灭亡。

李自成被熊文灿追得无处藏身,被迫躲进了商洛山中,当李自成再一次从山中走出来的时候,熊文灿已经成了冤死之鬼。李自成再次组成了自己的军队,吸收了李岩、宋献策、牛金星等知识分子,洗去了农民军固有的匪气,一股天将降大任于斯的气势,目标直指紫禁城中的蹯龙宝座。

他占洛阳,斩福王,破襄阳,取武昌,一路奏凯,并在西安正式称帝,国号大顺。称帝之后,李自成一路东进,仅在宁武受到沉重打击,其他重镇如宣大等,均传檄而定。终于在崇祯十七年,包围了北京城。

崇祯皇帝即位之初虽然曾经一手产除了魏忠贤集团,但是他对朝中大臣的不信任,还是导致他走向了亲信宦官的毁灭之路。明朝万余人的庞大的阉人队伍并没有给崇祯带来任何好运,而是慢慢的消磨着明王朝这个巨人的精血。直到作后一刻,也是把守各城门太监的临阵叛变,彻底断送了大明王朝的江山。

李自成率兵攻进北京那天,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十九日的早晨,崇祯帝击鼓聚朝臣,却没有—个大臣宋早朝,这时农民军已打进北京城了。他绝望地瞪圆眼睛,遗诏不让农民军杀害百姓,崇祯皇帝将皇子托付给了外戚周奎,田弘遇,下令周皇后(崇祯皇帝正宫皇后)、张太后(熹宗皇帝皇后,崇祯的皇嫂)自尽,砍伤了自己的女儿。然后亲自用宝剑砍死子最受他宠爱的袁贵妃,带着一身的鲜血,跑出宫门,上了煤山(今景山)。这是他最后一次来景山了。从前,逢着重阳节,他都带着皇后、妃子、太监和宫女们来此登高。此时,他成子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跟随他来到这里的只有一个秉笔太监王承恩,这还是他少年时代做信往的时候就侍候他的一个老奴才。他在煤山上徘徊了一阵,叹口气说:“我待臣下也不薄,今天到了这步田地,群臣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跟我一道尽节,象靖难时程济那样的人呢?沉默后义叹道:“想来他们是不知道吧,所以不能够赶快赶来了。”他走下山坡,把腰带解下来,吊死在老槐树上,王承恩就吊死在他的对面。

崇祯帝吊死的老槐树并不高,树干向东倾斜。清代皇帝认为吊死崇祯的这棵古槐是棵“罪树”,用铁链锁起来“伏罪”。后人为此写了一副对联联:君王有罪无人问,古树无睾受锁枷。

    1949年以后,五六十年代,古槐四周的铁链取走了,用矮墙围了起来,并立块木牌“明崇祯帝自缢处”。在“文化大革命”中,这一切都被毁掉了。现在在原址补栽了一棵新槐树。

    崇祯生前,也曾到天寿山寻找自己将来的茔地,但没有一块地方使他中意,他觉得昌平太小,已容不下他了。他看中了河北省遵化县马兰峪的一块地方(就是后来的清东陵)。不过没有动工,不是他不想动工,实在是内有农民起义军向北京攻来,外有清军逼近山海关,天倾地覆,哪有精力和时间去营陵。

    崇祯吊死在煤山上,尸体许多天没人埋,都腐烂了。后来,—个叫赵一桂的收殓了他和周皇后的尸骨,先停灵在沙河。赵一桂到处募集钱款、民伙,准备安葬。但葬在什么地方呢?想来想去,崇祯十五年,他最宠爱的田贵妃死了,葬在帝陵陵西小红门外鹿马山。于是赵—桂带着钱款和自愿来的民佚,启开田贵妃的墓,把田贵妃放在右边,周皇后放在左边,崇祯居中,草草埋葬了。

    清朝入关后,为了报复明朝曾毁掉房山金陵断满族龙脉之举,先是对十三陵大肆破坏,砸的砸,翻的翻,但时局一稳定,他们为了收买人心,便又开始修复明陵,前述埋葬“张皇后”就是一例。此时又要按“帝礼”“皇制”来安葬崇祯,但又不肯多花钱,便布告四方,募集钱财。官僚士大夫和平民百姓们捐助了一些钱,把田妃的墓营建的和帝陵一样规制,竖了一块高—丈的碑,题为“庄烈愍皇帝之陵”。十三陵中数这座思陵的规模最小。

    礼葬崇祯后,同时将王承恩迁葬于思陵宝顶西南不远处。顺治、乾隆为表彰他的“忠义”,为他树了碑,并亲自写了碑文。

现在,王承恩墓隐没在农田之中,为一直径五六尺的土丘。顺治、乾隆所立的两统石碑仍在,上面镌有“王承恩墓’’的石碑已断成两截。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