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陵文化百科

广告

皇太极的一生有哪些功绩?3

2011-12-21 16:12:03 本文行家:王德恒

改元称帝纵兵中原从嗣位到天聪九年,皇太极经过九个春秋的努力,不仅国力日强,地盘扩大,而且在用兵蒙古察哈尔部追击林丹汗的过程中,竟然意外地获得元朝的“传国玉玺”,这使得皇太极欣喜若狂,认为“天命”归金。从天聪九年十二月开始,诸贝勒大臣多次联名给皇太极上尊号。建议皇太极仿效中原建立封建王朝。此后不久,又受到满蒙王公及汉宫的推戴,皇太极遂于天聪十年(1636年)四月十一日,登上皇帝宝座,定国号大清,改元

改元称帝  纵兵中原

    从嗣位到天聪九年,皇太极经过九个春秋的努力,不仅国力日强,地盘扩大,而且在用兵蒙古察哈尔部追击林丹汗的过程中,竟然意外地获得元朝的“传国玉玺”,这使得皇太极欣喜若狂,认为“天命”归金。

    从天聪九年十二月开始,诸贝勒大臣多次联名给皇太极上尊号。建议皇太极仿效中原建立封建王朝。此后不久,又受到满蒙王公及汉宫的推戴,皇太极遂于天聪十年(1636)四月十一日,登上皇帝宝座,定国号大清,改元为清崇德元年。

图片 1图片 1


    八和硕贝勒共议国政,是老汗王留下的治国原则,现在,皇太极当了皇帝,那种“议国政”,“按月分值”的分治局面代之以“南面独尊”,因此皇太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削弱其余三大贝勒所拥有的特殊权力。

    早在皇太极初即汗位的时候,诸大贝勒曾对天盟誓效忠,但同时也潜伏着围绕汗位继承权问题所产生的各种矛盾。二贝勒阿敏,是皇太极的叔兄,早有另立门户的想法,正当老汗王“晏驾哭临时”,阿敏竟然提出了要“出居外藩”,另立一个王国,皇太极对于阿敏这种搞分裂的企图,深为“骇异”,断然不允,天聪元年正月出兵朝鲜时,不仅独断专行,而且想留在朝鲜称王,天聪四年五月,阿敏弃永平城逃跑并血洗全城。过去,皇太极对阿敏的背叛行为是隐而不发,现在则首先拿阿敏开刀,历数阿敏十六大罪状,将其幽禁至死。

    三贝勒莽古尔泰,是皇太极之兄长,两人素有矛盾。天聪五年八月,当后金军围攻大凌河城时,莽古尔泰与皇太极发生口角时,曾御前“露刃”,于是以“御前拔刀罪”,被夺和硕贝勒,并罚银两入官。翌年十二月,莽古尔泰气愤而死。  

    大贝勒代善虽没有犯过大错,但“轻视”皇上之处甚多。天聪九年十一月,代善因宴请莽古尔泰之妹莽古济格格,遭到皇太极的斥责,认为这是对汗的“毁谤”。于是以此为口实,召集诸贝勒大臣历数代善之罪,从此代善的权势一落千丈。三大贝勒死的死,降的降,“与三大贝勒俱南坐受拜“按月分值”的制度便自行消失,皇太极取得了万人之上“南面独坐”的最高权力。

    皇权已经取得了基本胜利,但还没有达到高度集中,于是皇太极亲自制定法律,来约束诸贝勒及群臣的言行。祟德二年六月,因征朝鲜及皮岛之役“王以下,诸将以上,多违法妄行”,于是太宗命“法司分别议罪”,其中判处死刑者二十四人,撤职十三人,鞭刑五人,罚银者二十二人,皇亲国戚约占14。崇德六年三月,围困锦州时,领兵主帅多尔兖及豪格、阿巴泰、杜度、硕托等诸王贝勒,擅自“离城远驻”,“遣兵回家”,公然违背了“由远渐进,围逼锦州”的军令,被削职问罪,从此,皇权至上,诸王贝勒慑于大清皇帝的权威,只能“一切惟命是听”。

    随着战争规模的不断扩大,皇太极深感满族八旗兵源不足,因此在他继位以后,又以归降的汉兵为基础,组建了汉军八旗,随着蒙古各部的先后来归,又组建了蒙古八旗,这是皇太极对其父创立的八旗制的一个重大发展。这样,合满、蒙、汉共二十四旗,形成了以满族八旗为主体的满、蒙、汉八旗劲旅。在武器装备上,皇太极非常重觇新式武器。清(后金)兵的常规武器主要是弓、箭、刀飞矢之类的传统武器,但随着冶炼技术的传人和发展,从天聪五年开始已能独立制造大炮,并用于战争。到崇德四年,每年已能生产炮子一万,火药五万发,在八旗军中已经有了一支不可忽视的炮兵部队。

自宁远失利以后,长期以来,皇太极在“议和”的烟幕下,积极进行扩军备战,在调整了内部关系的基础上,他南北用兵,所向无敌。他屡次远征蒙古最强悍的林丹汗,直至把他撵得无立足之地,惨死于败逃之中。于是,长城以北的蒙古各部皆归入皇太极的统治之下。他先后三次遣兵黑龙江中上游地区,使黑龙江南北及乌苏里江以东的广大地区各民族皆称臣于清政权。同时他挥师南下,发动了继天聪三年和八年之后的第三次对明军事攻势。

前两次入关征明,一次直至北京城下,一次远袭宣府大同,前后历时十月有余。后金兵纵兵突人,威震大明,所到之处掳掠一空,实现了消耗明朝经济与军事实力的目的。

第三次长驱征明,始于崇德元年(1636)五月三十日。出征前,皇太极对出征的将领提出了“凡师行所至,宜共同计议而行,切勿妄动”,凡遇残破城池及前所攻克城池,“度可取则取,不可取则勿取”。皇太极这次征战的目的仍然是打消耗战,打掠夺战,而不计一城—池的得失。

    此次清兵分作三路由独石口入关,历时四个月,用兵八万,袭扰二十余城池,并直逼京师,吓得崇祯“命文武大臣分守都门”。清军俘获大量人口牲畜,大胜而归。

清军三次入关,长驱直入,掳掠甚巨,腐败的明王朝惊恐不安,是战是和举棋不定。李自成、张献忠领导的农民大起义,又使岌岌可危的明朝统治进一步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皇太极看清形势,不失时机,于崇德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发动了第四次入关征明。这次入关历时半年,先闯河北,后扰山东,凡破七十余城,“转掠二千里”,俘获人畜四十六万余,黄金白银近百万两,掠获了巨额财富。

这四次进攻,还都绕道进入京西房山,祭祀先祖金朝的皇陵,使得士气大振。

    清军每次入关突袭掳掠,都被迫绕过明军据守的锦州、山海关一线,只好从喜峰、居庸关间入扰中原。所攻克的城池也只好弃而不守,因为怕山海关、锦州的明军抄共后路。

    锦州是通往关内的门户、是明朝设置在辽西的军事重镇,皇太极曾多次试图突破这道屏障,但由于明朝加固城池,重兵驻守,清军均未取得实质性进展。锦州这枚钉子,已成为皇太极的心腹大患,于是他决策攻取锦州,发动了继萨尔浒战之后的又一次战略性大决战。

    决战前夕,清军于崇德五年采取“围逼锦州以困之”的策略。在围困与反围困中,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争夺。双方深知锦州得失关系重大,因此都在调兵遣将,明朝派总督洪承畴率十三万兵马驰援锦州,皇太极亦召集兵马,亲临前线指挥。

    八月二十一日,双方交战于“宁、锦咽喉”松山城。皇太极率兵马到达松山以后,首先切断松山与杏山间的粮道,并把明朝援军团团围困,明军闯围受阻,死伤惨重明军因粮草殆尽,内部矛盾重重,再度突围时,不战自乱,又遇清军掩杀,明兵“赴海死者不可胜计”。’翌年二月十八日,清兵攻克松山,总督洪承畴被俘,明军十余万众全军覆没。三月八日,锦州“战守计穷”,祖大寿献城投降。  

  崇德七年(1642)十月,皇太极乘松锦大捷再度派大军入关征明。十一月五日从界领口入关至崇德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出口,前后历时八个多月,扫荡了河北、山东八十八座城镇,俘获人口近三十七万,牲畜三十二万头,金银财物不计其数。

    清军五次入关袭扰各地,虽然取得了军事上的优势,饱掠了大量人口和财物,实现了“伐大树”的目的,但却给中原的经济以极大的破坏,使广大人民饱受了战争的苦难。 

    清朝在军事上的不断胜利,震憾了整个中国大地,在即将与明朝最后决战的关键时刻,清朝的开创者皇太极于崇德八年八月九日,突然病逝。皇太极虽然没有最终实现他的宏图大略,但他的继承者在他去逝不久,便确立了清朝在中国的统治地位,开创了有清一代长达近三百年的历史。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