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陵文化百科

广告

乾隆的裕陵为何堪称清陵之冠?

2012-01-26 10:21:09 本文行家:王德恒

裕陵建陵之时,正是国家鼎盛、库府丰盈之际,使乾隆有条件遍选天下美料用于建筑。所用木材来自四川、广西、云贵及东北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其中楠木占很大比例。石料来自北京房山大石窝和蓟县盘山。砖料由山东、江苏设窑专门烧造。瓦料是京西琉璃厂烧制的。连土也是从数十里外选择来的含砂量合适的“客土”。建成之后,整个裕陵的占地面积为46.2万平方米,工程进行了十几年,耗银200多万两。

                                                            宝殿和宝宫

    裕陵的建筑和文物价值都十分珍贵。它的规模虽比孝陵稍小,但总体建筑、布局和孝陵、景陵一样,而建筑工艺、雕刻工艺却居清陵之冠。

图片 1图片 1


    裕陵建陵之时,正是国家鼎盛、库府丰盈之际,使乾隆有条件遍选天下美料用于建筑。所用木材来自四川、广西、云贵及东北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其中楠木占很大比例。石料来自北京房山大石窝和蓟县盘山。砖料由山东、江苏设窑专门烧造。瓦料是京西琉璃厂烧制的。连土也是从数十里外选择来的含砂量合适的“客土”。建成之后,整个裕陵的占地面积为462万平方米,工程进行了十几年,耗银200多万两。

    乾隆皇帝是个风流天子,酷爱艺术,每天几乎都吟诗作画,据说其遗诗有4万多首,数量为古今诗人之冠。他以皇帝的身份和权力广收名画名帖、珍异古玩,在位60余年,不知收藏了多少珍宝,可惜,现在还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记载。但留有关于他死时穿的衣物方面的记载:

冠:天鹅绒绣佛字台正珠珠顶冠,上饰珠顶,珠重三钱七分,金托重:—二钱九分,此为头上戴的。随葬的还有三顶:—是天鹅绒朝冠;二是随朝冠一座,大正珠顶重二钱六分七卫.东珠15颗,重六钱三分六厘,金重七钱九分;三是得勒苏草拆纤缨冠,缀面珠重一钱八分五厘。  

 袍:穿在身上的是绣黄宁绸锦金龙袍。带入梓宫的有黄缂丝面片金边绵朝袍一件,上有珊瑚背云二块,珊瑚坠角四个,正珠八颗;绣黄缎锦金龙袍二件;兰宁绸绵去襟袍—件;黄宁绸绒绣绵五龙袍一件。

    褂:穿在身上的是石青缎缀绣金龙补子绵长褂。带入梓宫有石青宁绸缂丝金龙绵褂—件;石青缎缀金龙补子绵长褂一件;石青缎绵长褂一件;朝袍,金龙袍褂各一件。缀金钮子33个。

    袄:穿在身上的是鱼白纺丝小棉袄;鱼白素绸绵袄;灰色素绸绵中衣,鱼白春绸中衣带,带上佩雕珊瑚嘛呢字朗珠串,上有青金石佛头塔,金镶珂子,背云上嵌珂子各—块,小正珠8颗,珂子大坠角,松石纪念,兰宝石小坠角,加间三等正珠10颗,珊瑚蝠二个。白纺丝衫一件。

    裤:鱼白春绸棉套裤。

    袜:白布棉袜。

    鞋:青缎凉里皂靴,铜镶珂子四块瓦大鞋带一副,上栓飘一副,随同镶珂子飘带束。

    带:金镶松石四块瓦圆朝带一副;铜底板,共嵌头等东珠2l颗,乌拉正珠80颗,上拴金镶松石手巾束—对,兰白绸质,共嵌乌拉正珠60颗。白玉八块瓦大鞋带—副,上拴飘带—副,随白玉飘带束。黑漆金花长方带盒一个。

    被:石青缎绣八吉祥西番九如莲三宝珠当头黄缎绣九龙绵被一床,织香色缎五彩龙绵被—床。

褥:绣黄缎万字如意边五彩九龙虞书十二章大褥一床,绣黄缎万字如意边五彩九团龙红幅流云大褥—床,紫妆缎褥单—副。  

 枕:石青缎绣八吉祥边黄缎绣兰喇嘛字心龙风呈祥顶枕头一个,酱色妆缎边紫心绣香色缎龙风呈祥枕头一个。

    配:蓝缎拓金银线珊瑚云大荷包一对;绣黄缎三等正珠豆子荷包一个,计珠四颗;绣黄缎火涟—把,饰三等东珠压豆;红缎拓金银线松石豆小荷包一个;红缎拓金银线四等正珠豆小荷包一个,计珠四颗;青缎拓金银线珊瑚豆小荷包一个;牛角商丝鞘花羊角靶小刀一把;兰缎拓金银线葫芦大荷包一对,计附坠角八个东珠16颗;绣黄缎火链一把,上有四等东珠压豆;红缎拓金银线四等东珠豆小荷包一个,计珠4颗;金镶红宝石松石青金鞘花羊角靶小刀一把;兰缎拓五彩线松石云大荷包一对;红缎拓金银线松石豆小荷包一个;青缎拓鹿绒小荷包一个;青缎拓金银线火,琏一把,饰珊瑚压豆;洋铜珐琅鞘花羊角靶小刀一把。

    珠;扁核桃朝珠—盘;珊瑚佛火松石塔上有珂子背云,二等饭珠大坠角,松石纪念,红黄兰宝石小坠角,加间四等饭块正珠五颗,红宝石豆一个,青金珠八个;伽楠香朝珠一盘;珊瑚佛头塔纪念,上有金镶兰宝石背云,碧牙大坠角,兰宝石小坠角;红雕漆长方朝珠盒一个。

    另有牛角商丝牙签盒,洋铜珐琅牙签盒各一件。

    棺椁内壁衬以五色织金梵文陀罗尼缎5匹,各色织金龙彩缎8匹,共13层。

    上述仅是乾隆帝入葬时的穿带,即不离身的那部分。棺椁地宫中究竟随葬了多少珍宝,是一个永远也不知道的数字了。

    单是随葬的还不算,还要烧。乾隆死时的穿带都是新制的。他生前穿过的部分衣物珠宝分赏给妃嫔及宫中人等,留为“遗念”,其余绝大部分衣饰物品,都在名目繁多的祭祀奠礼中付之一炬。自嘉庆四年正月十七日,乾隆死后的第十四天(二七)“烧纸”焚化衣物,至一周年礼,共焚化了19次,烧掉的全是罕见贵重的冠、衣、袍、褂。上面大多饰缀有金银珠宝。

    乾隆裕陵建造的奢侈和陪葬的豪华,是乾隆朝朝政的反映。自从“十战”取胜后,乾隆帝自我陶醉,对谄媚有术的和坤倚任不疑。臣下对他唯唯诺诺,粉饰太平,报喜不报忧。官吏们玩忽国法,贪图私利,上下勾结,共同作弊,集体贪污。使财政亏空越来越大。而乾隆自己眼前耳边总觉得是—片太平日子,或许他也感觉到了,却不采取措施。乾隆五十九年他作了一首题为《戏语》的诗,把自己的状况说了出来:

 

                 见半还当不见半,半听亦可半不听。

                 此虽俗语合至理,执两用中法舜经。

 

这首诗的诗序说:“左耳重听者四十年,左目欠明者亦二十年。”

看来乾隆40岁左右就有些聋了,64岁左右左眼看不清了,也就是说他是个独耳独眼的皇帝。而他的诗说合于俗语,“见半”指的是“睁—眼闭一眼”,“半听”,指的是“装聋作哑”。正合了古语“不瞽不聋,不能成功”的说法。

他作这首诗时,正是权相和坤官运亨通,大肆贪污之时,那时和砷之富,富可抵国,犹搜刮民财,勒索官吏不止。乾隆对和坤就采取了“半见不见”的态度,纵容姑息;对坚持正义,直言敢谏的大臣,就采取了“半听半不听”的态度,使人心涣散。他这样作的结果,使曾兴盛一时的清朝,由盛转衰,到了嘉庆时期,国库已十分空虚了。嘉庆帝尽管也为他立了神功圣德双碑,但他心里的苦处自己知道。所以,乾隆一咽气,当天,嘉庆就迫不及待地罢了和坤的官,抄了和坤的家。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

行家更新